新闻

中超分红倒退至2014年水平 付费观赛真的行不通

发布者:爱游戏 发布日期: 阅读量:159477 次

六月份的尾巴,七月份的序幕,中超沙龙的账上来钱了。

这笔钱来自于中超公司。随着2021赛季中超联赛全部赞助费用的结清,中超公司本着“赞助费用收到一笔,尽快给俱乐部发放一笔”的原则,将最后一笔分红发到了俱乐部的账户上。只不过依据相关媒体的报导,这笔钱只要300万左右。从4月开端,算上这次,中超公司发放了三次分红,每次的分红数字都是相似的水平,这也就意味着,沙龙从2021赛季收到的分红总额,在1000万上下。1000万的分红大约是什么概念? 2014赛季,每个沙龙收到的中超联赛分红是1100万左右,所以从这个视点来说,金元泡沫决裂和接连三年的赛会制,至少在分红这个层面上,让中超联赛倒退了8年的韶光。
兜兜转转,我们又回到了8年前的起点。
不过,这个分红数字就算不错了。

在中超联赛的历史上,平均分红数字的最低点发生在2005年,主要是因为前一年底出现了“G7革命”,导致中超联赛的赞助情况发生了重大变化。

从那之后,分红数字逐年提高,但在其中,也有以物抵价的情况出现。

2008年,中超联赛的平均分红是150万,外加750箱啤酒和1台打印机。

虽然无法和2017赛季平均分红高达7400万的巅峰情况相比,但回顾历史上那些糟糕时刻,1000万也算是可观的数字了。

尤其是当下大部分俱乐部深陷财务困局,苍蝇腿再小,毕竟也是一块肉。在中超联赛的分红里,其间的首要部分来自转播版权收入,其他的则来自于广告资助等收入。但是跟着U23方针出台、大牌外援出走、改为赛会制竞赛等一系列变化的产生,不只资助收入逐年下滑,最初的中超版权5年80亿也成为了前史,乃至之后的10年110亿相同无法维系,2020赛季完毕之后,无力付出版权费的体奥动力和中超公司之间便失去了持续协作的可能性。

2021年4月,腾讯体育则以3年2.4亿的价格成为了中超联赛的非独家版权方之一。

从巅峰时的单赛季平均16亿到如今的8000万,版权收入的断崖式下滑,自然直观体现到了中超俱乐部收到的分红数字上。

中超分红倒退至2014年水平 付费观赛真的行不通

在欧洲足球联赛里,沙龙的收入和开销可以相抵,无需实控人输血,就现已算是运营状况良好了,而在他们的收入状况里,转播权相同占有着很大的比例。

所以中超联赛和俱乐部想要进入相对健康的生存状况,门票和商业收入暂且不提,转播版权的收入势必需要重新提高,通过这一点得到更多的分红,以此来尽量覆盖俱乐部的大部分支出。

而这除了联赛和沙龙的本身尽力之外,也需求版权的获得者睁开眼睛看国际。

如今的转播方拿到版权之后,第一个念头就是学习欧洲的做法,搞收费模式。

此前的新英体育如此,乐视如此,PPTV如此,现在的腾讯体育也是如此。
这么做的好处自然是可以快速获得一部分收入,通过这种方式覆盖自己在版权上的一部分支出。
然而新英体育、乐视、PPTV的前车之鉴已经告诉我们,不管版权费有多低,通过会员或点播等让球迷付费的方式换来的收入,终归是无法长期、稳定地覆盖版权支出的。
如果可以,这些名字也就不会成为过去时了。

中超分红倒退至2014年水平 付费观赛真的行不通

尽管中国足球职业化30年了,付费这件事在短期内依然是无法做到的。

在欧洲可以做到这一点,是因为当地社会本身就有长期的付费收看电视节目的历史,不仅仅是足球比赛,一些制造精良的节目、纪录片等,都需要付费才能收看。

再加上这些区域的足球文明自身就很稠密,对足球运动的热心自身就很高涨,许多家庭宁可不收看搞笑的综艺频道,也要在注册收看足球比赛的权限。
而在我国,因为国家队的成果逐年下降,热心自身就缺乏,仅有的足球文明都建立在国家队、世界大赛、早年的意甲和英超竞赛的基础上。

中超分红倒退至2014年水平 付费观赛真的行不通

四年一度的世界杯、欧洲杯非常火热,老一辈球迷更喜欢讨论曾经的意甲,广东球迷尤其热衷于英超,都是因为免费比赛而种下的果。

这不仅不是偶然,而且是一套行之有效的严密逻辑。

央视和当年的广东体育频道经过免费直播竞赛,在小部分真实的球迷之外,培养了一大批并不死忠的足球观众,他们介于疯狂球迷和对足球完全无感的路人之间,有竞赛则看,没得看也不会苦恼。

尤其是在广东地区,很多人的童年是伴随着电视中的粤语解说长大的,屏幕长期锁定着体育频道,但并不见得目不转睛地盯着比赛,只是当作屋子里的一个音源罢了,等到解说员提高音调时,走到电视前回看精彩镜头同样精彩。

他们或许也有自己支持的主队和球星,但不一定会去买主队或球星的正版球衣,但他们是扎扎实实的收视率保证,央视和广东体育便通过这个数字,从广告商那里获得更好的报价。

中超分红倒退至2014年水平 付费观赛真的行不通

仅仅是2010年南非世界杯,业内人士估量央视转播世界杯的广告收益或许超过了20亿元,但是央视此前买断2010年和2014年两届世界杯的版权费用,总共只花了6.8亿人民币。

中超分红倒退至2014年水平 付费观赛真的行不通

但是收费观看足球比赛的形式,则打断了这个逻辑链条。由于需求花钱,这些足球观众自然而然便不再收看竞赛,他们自身就不对错足球不看,由于除了足球,综艺节目相同精彩,转播方能收到的钱,便只能来自于真实的疯狂球迷。

如果中国有那么多愿意看收费比赛的球迷,中国足球也就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了。

从球迷那里收到的钱不够多,收看人数的数字不好看,自然也无法让广告商付出更高的价格,最终转播比赛就变成了赔本赚吆喝。
形势好的时候家大业大,不在乎这点亏损;形势差的时候,自然就会出现违约、停播的新闻。就像前不久西甲联盟官方宣布,与新英体育的转播合约提前终止一样。在过去几年当中,作为新英体育的股东,当代明诚在体育产业四处出击。
他们不只包办了数得上号的各大足球比赛版权,并且亲身下场,成为了重庆两江竞技沙龙的母公司。
但是跟着金元足球泡沫的决裂,体育产业的震动十足影响到了公司的运营,重庆两江竞技闭幕、西甲版权违约,只不过是其间的两件事罢了。
在资本市场上,曾经风光无限的当代明诚,股价从曾经的75元的高点,一路下跌到如今的2.03元,不仅挂上了代表着退市风险警示的ST,而且在过去的2022年上半年,ST明诚以下跌71.19%的幅度,成为了这段时间的第一“熊股”。
从当代明诚的身上,你可以说金元足球催生了高价版权和付费比赛,也可以说高价版权和付费比赛助推了金元足球,两方面都说得通。

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原因,足球火了,自然就有更多的人想入场分一杯羹,然而如果运营模式无法持续,那么最后上桌的人自然就成为了倒霉蛋。

所以不管是联赛、俱乐部,还是这一产业的其他参与者,包括转播方在内,大家都需要共同创造一个可持续的运营模式,才能让大家手里的这杯羹变得愈发美味。转播方们需要注意一点,在中国足球这片目前还很贫瘠的土地上,既想从球迷手里赚大钱,又想从广告商手里赚大钱,这是鱼和熊掌无法兼得的事情。
唯有的合理方式,就是尽力扩大收看人数,将从球迷那里预计获得的收入转嫁到广告商身上,从而三方满意,皆大欢喜。
这不仅是转播方们在短期内唯一一个可以长期、稳定地获得收入的方式,同样也是在为中国足球培育球迷,让这片贫瘠的土壤变得肥沃起来,让转播比赛变成一门更好的生意。
即便早已不看意甲,父辈们还是经常念叨巴乔、古力特、三驾马车的故事;即便广东体育频道已经难以转播英超比赛,广东地区对英超联赛的氛围依然不减当年。
足球文明,其实便是如此培养起来的。
中国足球虽然走到了谷底,但中国社会依然在一步一个台阶向上走。随着国民收入的逐年增加,社会对体育的重视自然会水涨船高,而在这其中,足球自然是一个相当主要的方向。关于包含转播方在内,聚集体育产业的相关企业来说,这当然是一个向阳职业,然而在开展过程中,走弯路是不免的,但竭泽而渔是不可取的。

抛弃付费观赛,转向免费形式,不只有利于转播商们回收本钱,从中盈余,相同也是协助培养足球文明,完善体育产业的双赢挑选,比方沙龙取得更多的分红,天然就会在青训层面投入更多,出现自己的C罗、梅西姑且不提,健全青少年的身心本质总是能够做到的。

不然,转播合同违约这样的事只会层出不穷,关于整个工业来说,这真实算不上什么好消息。